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共产党员网 先锋文汇随笔漫谈

年货·滋味

辽宁省丹东高新区管理委员会 李旭东

共产党员网来稿 打印 投稿须知 投稿
微信扫一扫 ×
  “妹子,走啊!去晚了,集市上就没啥东西了!”门外的六姨急急地喊着。

  “等我一下,给孩子穿好衣服就来!”母亲应了一声,急三火四地给我扣上厚厚的皮帽子,拉着我就出了院子,上了等在大门前的马车。

  天儿真冷啊,马鼻子上都是霜花。车上的大姨大妈们用红底的棉被盖着腿,母亲给我掖好了被子。只听赶车大伯的鞭子“啪”的一响,在嘻嘻哈哈的说笑声中,马车渐渐消失在山野间白茫茫的雪景中……

  这是我七八岁时腊月赶集的唯一回忆。

  那时候,我天天盼着过年,因为只有到了过年,瓜子、灶糖、油炸糕这些好吃的才可以无限量供应。小子们打从进入腊月,就天天揣着小鞭,满大街跑疯。丫头们就缠着爹娘买新衣服、新头花,真的是恨不能明天就过年,把装备都穿戴上。

  彼时人们很少进城,买年货都是在集市上。油盐酱醋、水果蔬菜、衣服被褥……总之,家里少啥,去一趟大集,就啥也不缺了。尤其到了年根儿,整个正月的所有吃喝都要集中采购。此时父亲和姐姐就成了母亲的“跟班儿”,母亲专注于挑选货品,“跟班儿”们就负责提包拎篓,然后再一趟趟搬运回家,直到室外的大缸里毫无空隙,储物的架子上满满登登。

  那时候的年货,也许现在看来很有“下里巴人”的味道。猪肉都是半扇半扇地买,芹菜都是成捆成捆地拎,国光苹果都是一袋一袋地抬……样子是有点儿“糙”,但滋味却像烧刀子酒贼啦啦得浓,只要一口,便是满脸火热、满嘴幸福。

  后来县城里开了大超市,大家都想体会一下推着购物车自己挑选商品的感受。于是大姨大妈们的家长里短又回响在往返县城和村子间的小客车上。以前购物,人们只在意“物”的优劣,现在“购”的体验也成了重要组成部分。相比于曾经的露天大集,超市里的货品不但琳琅满目、应有尽有,就连购物环境也温馨舒适、令人陶醉。

  记得那是2000年的春节前夕,刚刚参加工作的我第一次领母亲去超市,母亲紧紧攥着我的手,生怕自己迷了路。嘴里还一个劲儿地说:“东西真多,真好!”我不语,带着母亲买了许许多多的东西,很多都是以前没吃过的。母亲不停地说:“买太多了,够了够了!”但我看得出,母亲特别兴奋。

  那个春节,家里的年货基本都是在超市买的,即使赶大集也只是买些小物件。集市上也不像小时候那样摩肩接踵、热闹非凡。但无论超市还是大集,你看到的都是人们幸福的笑脸,就像那大包小包的年货,滋味不仅浓厚,还带着对于未来的憧憬。

  如今,人们很少到实体店购物了。拿起手机,选好物件,几天甚至当天就能收到来自天南海北的货品。甚至是上了年纪的人都在网上购物,年货的购买方式也融入了时代的发展。

  2018年的小年,家里没有像往年一样去大集或者县城里的超市买年货,而是一家人坐在热炕头上,拿着手机电脑在网上挑选着货品。母亲换了智能手机,我也教会了母亲在网上购物。在随后的几天里,我陆续收到消息提醒,于是在家与货站间不停穿梭、搬运货物成了那段时间我的“常态”。

  那一年的团圆饭,我们围桌而坐,桌上有云南的松茸、海南的螃蟹、四川的腊肠、新疆的羊肉……大家边吃边谈论着一年的辛苦、来年的打算。桌上的年货尽是山珍海味,我们的日子也多姿多彩、津津有味。

  岁月如水,静静地流淌着,但在每隔365天的等待后都会泛起欢腾团圆的浪花。细细观赏,每朵浪花都不一样。那是年货在变化,滋味在变化,其实质是国家和民族日益强大的点滴凝聚。我们在年货里尝滋味,在滋味中品生活,这生活是希望田野里的丰收喜悦,也是追梦路上的飞扬凯歌!

发布人:心之逆鳞 发布时间:2021-1-21 11:23 收藏 阅读人次:1294

初审:图南 编辑:礼嘉 责编:亦风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