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共产党员网 先锋文汇随笔漫谈

春节里的成长故事

山东省德州市陵城区边临镇 张琳

共产党员网来稿 打印 投稿须知 投稿
  春节是什么?在华夏子孙眼里,春节是一场关于“久别重逢”的盛大节庆。因为有它,我们得以与故土、故人重逢,然后共同写下一个个相似却又不同的成长故事。

  我所在的老张家是一个大家庭,爷爷奶奶有子女六人,孙辈十一人,每年也只有春节时才能聚全。

  最开始时,家里是在老宅过年的。老宅地处县城中心,年三十儿的时候,附近还是一片繁华。在外地上班或上学的哥哥姐姐会带我去买一些小礼物,糖葫芦、发卡、烟花,礼物虽小,但那时人也很小、心也很小,总是特别容易满足。

  年夜饭一般摆两桌,男女同屋分席,爷爷去世早,奶奶坐男席的主座。电视就在屋子西侧,小一点的孩子们吃饱饭全都跑到床上看春晚,嬉闹声与大人的交谈声随着一台台小品、一出出相声,统统化作笑声重叠在了一起。

  这一晚家里的灯将彻夜长明。在这样的光亮里,我从九点睡觉渐渐拖延到了零点,又慢慢拖延到了每年春晚最后的那一曲《难忘今宵》。

  然而,无论多晚睡觉,小朋友们第二天总能早早起床,因为五六点钟大街上早已响起了“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妈妈会在耳边小声地念着“快起来穿新衣服给大家看看我们漂不漂亮啊”“拜完年我们要收压岁钱了”,于是对新年的期待总是一次又一次成功地战胜了清晨的困意。

  后来,家里人都渐渐搬离了老宅,过年的地点也转移到了大爷家的新楼。

  姐姐们先后出嫁,见她们的时间从“年夜饭”变成了“回门宴”。大哥已经有了一个可爱的儿子,二哥的终身大事成了每年必谈的话题,哥哥因为在铁路局工作,春节依然要坚守岗位。

  我同当年的哥哥姐姐一般,去外地读书、工作,春节也开始学着准备年货,带着各式各样的特产走各式各样的亲戚。三十的下午,也肩负起了“哄小孩”大业,带着侄子去一中的操场放风筝,玩到六点左右再回大爷家吃团圆饭。

  三室两厅的房子餐桌大了,只一桌大家就能坐全。只是奶奶精力不再旺盛,从守岁时能小酌一杯,到八九点疲惫回屋,再到如今已卧床不起不知今夕何夕。

  父辈逐渐变老,一顿饭往往九点就能结束。我们不像以前那样一起看春晚,而是各回各家,然后在零点钟声敲响时从微信群里互道一声“新年快乐”。

  家乡不再让放烟花爆竹,曾经的小朋友不再急着炫耀新衣,奶奶不会再给压岁钱,可初一的早上我仍然会起很早,去老宅给祖先拜年,为小一辈的孩子发压岁钱,然后赞美一声,“诶呀,你的新衣服是谁给买的呀,可真好看”。

  一年一年过去,如今的初一,叫醒我的是对春节礼俗的敬重以及成年人肩上的责任。
发布人:东方神韵 发布时间:2021-2-19 10:49 收藏 阅读人次:789

初审:易晗 编辑:马小哈 责编:李一画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