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共产党员网 先锋文汇随笔漫谈

回忆延安“保小”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离休干部 刘振敏

共产党员网来稿 打印 纠错 投稿须知 投稿
微信扫一扫 ×
  “保小”,一个亲切而温馨的名字!它是抗日战争期间延安干部子弟保育小学的简称,专门收留革命干部的子弟和抗日烈士的遗孤。

  “保小”是全供给制学校。学校教师大多是由中央组织部从马列学院、抗日军政大学、陕北公学、鲁迅艺术学院和延安大学派来的。事务人员和保育人员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爱国青年。校长、老共产党员吴燕生的教育思想很明确,就是对孩子们进行艰苦奋斗革命传统教育,要勤奋学习,刻苦锻炼,要有勇敢坚强的性格。

1.jpg


  我1943年来这里上学。当时,学校放假,那些没有父母的孤儿无家可归,就被老师接走;有的孩子填表时,看到父母那个栏目,不知怎么填,暗暗落泪,老师就提起笔来写上自己的名字。漂亮的臧琦老师看到七八岁的小女孩李立还穿着小时候的毛衣,连夜拆了重织。李立后来成为了中央广播事业局的一名干部。

  萧铁比较调皮,语文老师来东源特意安排他睡在自己身旁。一天晚上,萧铁尿床了,还把老师盖在被子上的唯一一件破棉袄也尿湿了,害得老师第二天只好穿着湿棉袄去上课。

  当时才20岁的黄克老师很受学生喜爱,他把不多的津贴攒起来,买些鸡蛋煮熟送给生病的学生,蛋壳上还写上“祝你早日恢复健康!”学校没钱买乐器,黄克与音乐老师任林指导学生用葫芦瓢、竹筒、蛇皮、鼠皮做二胡、小提琴,组织文艺队,到附近农村演出。

  这些平时见不到父母的孩子经常说:“保小就是我们的家,老师阿姨就是亲爹妈。”

  1943年以前,没有教室和课桌,每人发一块一尺长、八寸宽的小木板和一个小木凳。写字时,把木板放到膝盖上。没有教室,在院子里的大树下上课,遇到刮风下雨天就回窑洞盘腿坐在炕上听课。纸和笔也很少,一支铅笔要用半年,做算术题就用小树棍在地上划。马兰草纸不好使,学生们就用石笔、石板练字。

  没钱买玩具,到河里捡石子,磨成圆球。自己做木枪。南瓜被当作敌靶,瓜上写上蒋介石的名字,瞄准狠狠地打。桦树的第二层皮拿来做扑克。旧棉花找来当胆,外面缠上旧毛线,做成棉线球当足球踢。

  孩子们从小就过集体生活,性格比较活泼、聪明伶俐、不自私、不拘束、敢说话。有些孩子是在敌人的监狱受过磨难的,头脑灵活,性格豁达;有些孩子来自白色恐怖的敌占区,曾经为父母们站岗、放哨,胆大心细、爱憎分明。中国工农红军陕北游击队总指挥谢子长烈士的儿子谢绍明有一把自己做的手枪,日夜不离手,准备随时为父亲复仇。

  吃的是小米干饭、土豆、红萝卜和西红柿汤。没有餐厅,每到开饭时间,教室前的沟边空地上,放一溜儿大桶,值日生把菜分好,以班为单位,蹲在地上吃。饭前唱《吃饭歌》:“我们的粮食是老百姓供给的,我们就应该加倍地努力,服从纪律,用功学习,准备去打倒日本帝国主义。”

  不过,大家年年盼着秋后到山上采野酸枣,拔甘草根儿,这是孩子们唯一的零食。有时也很淘气,后来成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委员的李铁映说过,“在保小时,饿了就到养马棚去偷黑豆吃”,第二天肯定挨批评,做检讨。

  从1937年到1949年新中国建立,“保小”在13年里培养了一批又一批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
发布人:党娃 发布时间:2021-7-1 15:27 收藏 阅读人次:3453

初审:韦卡 编辑:马小哈 责编:亦风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