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共产党员网 先锋文汇随笔漫谈

为霞尚满天——为母亲写在教师节之际

山东省寿光市委组织部 甄红博

共产党员网来稿 打印 投稿须知 投稿
微信扫一扫 ×
  时光荏苒,岁月如歌。今年是母亲耕耘讲坛的第32个年头,9月10日是她教学生涯的最后一个教师节。

  开学后这几天,我明显感受到母亲心情低落,直到偶然间听到她做饭时自言自语:一辈子真快啊,就这么平平淡淡过来了。一向乐观豁达的母亲极少发表人生感慨,但我能从中听出她对讲台的不舍和对岁月的怀念。

  “退休”这个词似乎离母亲依旧遥远,坐在她自行车后座上学放学的日子似乎还在眼前。细数过往愕然发现,自己竟从未给母亲过一个教师节,因为在我的意识里,那一天母亲属于她班里的孩子们,几十个小朋友簇拥在她身边,母亲也高兴得像个孩子。

  回忆母亲的点点滴滴,她的职业生涯虽充满酸甜苦辣,但生活的琐碎并未销蚀她对职业的敬畏和炽热的情怀。即将退休的失落感和对讲台的不舍源于她对教育事业的无限热爱,用三十年最美年华守护满园桃李的从容与优雅。

  这份热爱深藏于工整的备课本中

  在我的印象中,晚饭后母亲极少陪我遛弯散步,总是伏案台灯下写着什么,偶尔自言自语地嘟囔几句。

  “妈妈在做什么?”
  “在备课。”
  “背课?要把课背过吗?”

  小时的我不理解“备课”的含义,母亲也没有给我作过多解释,我就默默学着她的样子在灯下安静地读着故事书。上学后,我与母亲并排伏案,她备课,我学习,偶尔相互交流工作学习心得,静谧的夜光下,我们享受着书香里的快乐时光。后来回想起来,我课前预习的好习惯可能就是在那个时候养成的吧。

  三十年了,母亲依旧按时备课。我不解:教了几十年的东西都印在脑子里了,还这么认真?母亲一笑而过,直到我作为一名基层干部上班的第一天,她告诉我:任何工作都要有提前量,对第二天的事要做到心中有数。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基层工作六年来,密密麻麻的几大本工作日志让我在岗位上极少出现失误,我才渐渐懂得,“认真细致”是母亲几十年潜移默化中带给我的最宝贵财富。

  这份热爱展现在声情并茂的课堂上

  一直感觉“讲台”是一个神圣又神奇的地方,不仅提神振气还能“包治百病

  小时候我被母亲带在身边,偶尔坐在她课堂最后一排“蹭课”,课前课后我便是她的“按摩师”。因为母亲经常说的一句话是“胳膊酸得都快掉下来了”,这时我又陷入了“背课式”困惑:胳膊酸是像吃了话梅一样的感觉吗?出于同情,我还是老老实实给她捏脖子捶胳膊,有时还被要求上脚踩背。奇怪的是,前一分钟还蔫蔫儿的母亲,一踏上讲台便生龙活虎、眉飞色舞,课堂气氛极度活跃,我便骄傲地以为是自己按摩技艺高超的缘故。

  母亲皮肤很白,一片紫红色的细小血管像小河一样清晰地蜿蜒在整个小腿上,很是可怕。讲台上她是活力四射的老师,讲台下却是顽强抗击静脉曲张的勇士。她默默承受疼痛,讲台之上却站得如胡杨般坚挺。我劝她坐下讲,她调侃说“职业病职业病,都是配套来的嘛”。

  我在工作期间经历了扶贫、抗洪、防疫等带来的身累心苦,想想母亲说过的,干一行只有承受它的苦,才能品到它的甜。我想,这种“甜”应该与村民“快来屋里坐”的暖心话、稿件被领导肯定的喜悦是同一种味道吧。

  这份热爱渗透在温暖的拳拳慈母心里

  我的小学时光在母亲任教的学校度过,教师子女的身份让我既骄傲又“酸楚”。酸楚的是每到放学总是眼睁睁看着同学们离校回家,而我却要独自在操场写着作业等母亲下班,直到天黑得看不见字。

  一直不理解母亲为什么总是下班那么晚,后来了解到每个班级总有几个成绩不尽如人意的孩子,而母亲从来没有放弃任何一个。在她看来,每个孩子都是天使,所谓的好差生只是理解速度快慢的问题。那几个孩子课堂作业做得极慢,母亲就陪着他们做,直到天色渐暗、楼门关闭。

  32个春秋,11000多个日夜,母亲在一节一课中从未懈怠,在一点一滴的耕耘中架起连接“教”与“学”两个神奇世界的桥梁。我虽未选择教师这一行业,但母亲对事业的认真与执着永远指引我行事处事、干事创业的前行航向。

  母亲是孩子最好的老师。我的母亲不仅是无数孩子心目中的好老师,更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导师。她平时话不多,却于细无声中用自己的行动引导我以最积极的态度对待工作、用最饱满的热情服务群众、用最阳光的心态拥抱生活。“在什么阶段就要干好什么事”是她常挂在嘴边的话,我想她已经做好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退休生活了吧。

  即便华年不再,三尺讲台上的她依旧青春不老。

  老妈,节日快乐!
发布人:粉色胡杨 发布时间:2021-9-9 10:16 收藏 阅读人次:687

初审:汪青雷 编辑:水见文 责编:文小汇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