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共产党员网 先锋文汇基层故事

选调日记:鹅、两条河与小镇青年

安徽省六安市裕安区固镇镇人民政府 华海晨

共产党员网来稿 打印 投稿须知 投稿
微信扫一扫 ×
  近期降温了,村部门口的树一夜间全都秃了,树叶围着楼下的路灯凌乱地飞。忙完手头的事,我便回镇上去了。以选调生的身份来到这个小镇已经有些日子了,一直想写一些东西关于我的小镇生活,却不知从何写起。暗黄的路灯下,我思索了一会,一片梧桐叶落在了我肩上,恍然间,耀武扬威的大白鹅,每天都有人唠叨的东汲河与西汲河,还有夕阳下向往远方的小镇青年,这一幕幕突然浮现在我的眼前。

  鹅。说来惭愧,刚到村里时我开车撞了村民的两只鹅,赔钱的时候才知道鹅是小镇的宝。可以说:小镇靠着鹅起家,鹅撑起了这里的一切。鹅的全身上下都被充分利用,让小镇探寻出了一条发展致富的新路子。羽毛用于生产羽绒服羽绒被,肉做成腌制品或全鹅宴,还有出口到国外的朗德鹅鹅肝。只要看见了一个工厂,就多多少少都与鹅有点关联;只要谁家来了客人,上桌的菜中必定有一碟咸鹅。来小镇久了,我心中的一个疑惑也被解答了,那就是为何自古以来,诗人都钟情于写鹅?有脍炙人口的“鹅鹅鹅,曲项向天歌”,也有耳熟能详的“鹅儿黄似酒,对酒爱新鹅”。现在我明白了,体态优美、浑身是宝的大白鹅,有谁不喜爱呢?每天伴着夕阳,从村里回镇上时,都有一群鹅拦住我。我摇下车窗与赶鹅的老者点头示好,自那一次撞了村民的鹅,我便始终有些歉意。或许那天的鹅不是为了拦住我的路,而是在告诉我:到了小镇,要停下来,走慢一点,不必为了抵达终点而忘了欣赏眼下的风景。“冬天北风刮,草窝真暖和,住在草窝里,哦哦唱支歌……”夕阳下,渐行渐远的老者又哼起了歌谣。

  两条河。东汲河与西汲河属于淮河水系,两条河交汇在小镇,是小镇老百姓的母亲河。然而在去年,这两条河却给小镇人民带来了极大的伤痛。那天,因降水过急,两条河的大坝决堤。从同事的只言片语中,我逐渐了解到,那几天的小镇是“目光所至之处,皆为汪洋”“镇政府被淹了,只能去临近乡镇办公”“为了救援三天三夜没合眼”。虽是深夜,但镇上的干部没有一个人离岗。暴雨之中,男同志上大坝扛沙袋,乘冲锋舟去救被困百姓;女同志在临近乡镇的办公室联系救援部队、被困群众。仍然记得来到小镇的第一天,当我提到“洪灾”二字,大家都笑了,我也跟着笑了。看似风轻云淡,实则万般无奈。谁曾想到,身边来来回回忙碌的身影,打不停的电话、谈不完的公事,都在去年的洪灾来临的那一天全部静止。随后眼前的这些“逆行者”们便拧成了一股绳子,聚成了一股力,与无情的洪灾抗争到最后一刻。

  小镇青年。太阳快落山了,蠢蠢欲动的生活,一群十五六岁的小伙单肩挎着包,冲着远方的小姑娘叽叽喳喳议论着、说笑着。每个人都有说不尽的话,他们说故事、聊自己,但最多的还是说以后、谈未来。我瞅准机会,抓住一个小伙想和他聊聊。没想他一个健步,便跑回路边的家中。我跟着一起跑进去,只见他已脱鞋上坑,趴在桌前,拿起来他的小笔记本。我上前一看,笔记上写满了文字,是期望今年家里有个好收成,是对爷爷不知名病情的担忧,是自己上大学的梦想。是啊,有钱挣、病能治、有书读便是我眼前这个小伙的全部青春。青春之书至高无上,不能随意翻阅,也不能随意合上,再精彩的段落也只能读上一次。当我想重温十五六岁的青葱岁月时,才猛然醒悟,生命中的这一篇章现已属于眼前这个小伙。我看着满是泥土味的房间,望向窗外的夕阳,不觉间竟有些欣慰。这不大的庭院里,有着小镇青年无限的可能,有着无尽的光芒。碰见他们,是我在这个小镇最大的惊喜。
发布人:苏茶不言多 发布时间:2021-11-25 08:58 收藏 阅读人次:2324

初审:吴晓 编辑:亦风 责编:李一画 回复

1雨木目发布时间:2021-11-26 10:17

青春之书至高无上,不能随意翻阅,也不能随意合上,再精彩的段落也只能读上一次。读完这一句已是泪流满面。

引用 回复

2刀郎故里发布时间:2021-11-26 11:53

简单的文字里打动人心,同在基层的我读完深有感触

引用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