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共产党员网 先锋文汇党史学习教育

【我为群众办实事】“外来书记”当家记

贵州省黔南州惠水县委组织部 杨娟

共产党员网来稿 打印 投稿须知 投稿
微信扫一扫 ×
  “就没有这样的处理方式,这不合法也不合情理!”

  “几代人的邻居了,犯不上为这事闹矛盾!”

  “有意见的来村委会找我!”

  …………

  几个村民见状不再作声,两家人数月来的矛盾纠纷在一番调解后被化解平息,而人群中声音最大的,就是贵州省惠水县好花红镇好花红村党总支部书记、第一书记朱文虎。

  朱文虎是县直部门来的干部,从村党总支部书记到兼任乡村振兴驻村第一书记,两年里,他赶着开会议事、赶着化解矛盾、赶着宣介布依文化、赶着为村里招商引资……这个“外来书记”用最朴实的行动诠释着一名党员干部的责任和担当,获得组织和村民们的一致认可。2021年“七一”表彰中,朱文虎荣获州、县两级“优秀党务工作者”称号。

  好花红村位于贵州省黔南州惠水县,是一个以布依族为主体的民族村,是著名布依族民歌《好花红》的发源地,是惠水县唯一“AAAA”级乡村旅游景区所在地。近年来,因发展旅游业产生的土地流转金拖欠等历史遗留问题日积月累,导致少数村民对镇村两级有意见,一些工作开展起来得不到支持,甚至出现到企业堵工的情况。

  朱文虎知道,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问题越往后拖,只会越寒了村民的心。

  为了尽快解决问题,一场企业主和村民的“见面会”在村委会紧锣密鼓地召开。

  “近年来,在座各家企业在好花红村获得了良好的发展基础,老百姓们也都开起了旅社、农家乐,收入比过去增加了好几倍,共同推动好花红村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希望各位企业主站在村民们的角度考虑问题,几千块钱的流转金对老百姓来说不是一个小数字。”“希望群众们信任我们,给予更多的理解和支持,有问题先找村干部沟通。”朱文虎说得诚恳,也说得坚定。

  这场会议里,有村民的诉苦和对粗暴堵工的歉意,有企业主发展企业心路历程的倾诉和未及时兑现流转费的愧疚,也有村支“两委”联系企业主和村民不紧密的自我检讨……

  将近2个小时的沟通,会议迎来了最好的结果——在场所有企业承诺克服困难,兑现涉及村民的土地流转金!一周后,伴随着一声清脆的短信提醒,100万余元土地流转金悉数拨付到账。

  民生利益,计在日常,利在长远。朱文虎知道,群众的关注在点滴,而关注群众也应该体现在点滴。自此以后,朱文虎充分用好布依族“堂屋”这一传统的“说事讲理”阵地,建立起“堂屋说事”议事制度,组建成“村干部+村民小组长+乡贤名嘴+家族理事”为成员的调解小组,并设立“堂屋说事”调解点3处,无论事大事小,他一定亲自到场“辩”上一番、“吵”上一番,时间久了,邻里间的矛盾纠纷渐渐少了,大家都自觉起来,村民们说:“我们怕朱支书,更敬朱支书,他是为民办事的好支书!”

  业从文旅部门,在乡村振兴中抓好旅游产业提质升级,进一步壮大村集体经济,他责无旁贷。

  好花红村是布依民歌《好花红》的发源地,是著名的“中国金钱橘之乡”和“中华布依第一堂屋”所在地,又有“叶辛作品阅览室”坐落于此,集自然、农耕、民俗、人文、艺术等多方资源为一体,发展旅游业得天独厚,又颇具特色。

  曾经的好花红村,借助优越的自然环境和旅游产业发展大会举办等多个契机,在全省、全国打开了知名度。遵循“一片花、一首歌、一条河、一条街、一个业态”的思路,景区面貌焕然一新。但朱文虎知道,靠“颜值”吃饭是一时的,不断提升旅游资源价值和吸引力,实现旅游发展与乡村振兴的嫁接,才是可持续发展之路。

  为了解决问题,朱文虎村里村外跑了无数趟,期间拜访过高校、企业、协会等相关负责人,主动出击、积极争取,在提升好花红村旅游资源价值上取得不少突破。

  2020年8月,中国小康建设研究文化委员会主任兼秘书长、天下贵州人活动组委会秘书长刘学文一行到好花红村举办活动,朱文虎了解到,刘学文是土生土长的惠水人,多年来一直致力于贵州文化的推广宣介,推动了贵州文化不断走向省内外、国内外。

  在朱文虎的极力争取和多方努力下,天下贵州人俱乐部于当月19日在好花红村举办挂牌仪式,正式将“叶辛作品阅览室”升级为“叶辛好花红书院”,进一步提升了“文化+旅游”发展模式的“含金量”。

  今年5月,朱文虎又驱车前往贵阳,登门拜访贵州酒店集团相关负责人。据了解,贵州酒店集团是经贵州省人民政府批准成立的省管大一型国有企业,为旅游服务型集团,经营范围含会议会展、教育培训等多方面,在朱文虎多番努力下,最终促成该集团习之研学教学基地、乡村振兴现场教育基地等在好花红村挂牌建立。

  10月,朱文虎抓住贵州省高校乡村振兴研究中心在好花红村召开“乡村振兴校农融合实践基地授牌仪式暨交流座谈会”的契机,多次推荐、邀请和争取,最终与贵州民族大学传媒学院达成共识,建立好花红村与贵州民族大学传媒学院在文化传播、作品推广、影像摄制等方面的资源共享平台和协同创新机制并签订协议。

  “好花红的魅力隐藏于布依儿女对千年农耕文化的传承中,存续于布依儿女对自然和传统的敬畏中,需要深入看、仔细品。希望通过‘校农联姻’的方式,更好展示好花红村小康路上的动人故事,让更多人认识好花红、了解好花红、爱上好花红。”朱文虎恳切说到。

  “小寒冬”后,好花红村迎来首个艳阳日。傍晚前的一抹暖阳斜射到桌上,一沓文件还没翻阅完,朱文虎打开工作日志,细细密密写下一天的琐碎繁杂。从窗户望出去,几个孩子围着毛主席雕像追逐嬉戏,不远处的桂花树在微风中摇曳身姿,布依枫香染坊里阵阵幽香穿堂过巷,越飘越远……
发布人:山水月泽 发布时间:2021-12-21 15:01 收藏 阅读人次:1733

初审:韦卡 编辑:亦风 责编:李一画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