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共产党员网 先锋文汇随笔漫谈

我与父亲“光阴的故事”

贵州省毕节市七星关区委组织部 王培周

共产党员网来稿 打印 投稿须知 投稿
微信扫一扫 ×
  “来!来!来!站好!一起拍照!”父亲响亮的嗓音配合着相机“咔”的一声,记录下我与父亲“光阴的故事”。长大后与父亲总是“聚少离多”,翻开一张张的合影,发现父亲苍劲有力的手掌握着我的小手,宽厚强壮的肩膀上坐着一个小小的我,黝黑严肃的面庞带着淡淡的微笑,父亲伴我成长,将无言的父爱写进了光阴的故事。

  苍劲有力的手掌握着我的小手带给我满满的安全感。那是一张20年前的我与父亲合影的照片,父亲牵着我的手,弯着腰在对我诉说着什么。在成长的记忆里面,父亲的那一双大手,大而灵巧,温暖而有力,每一次握住父亲的手都会感觉到安心。年少时父亲上完课,便会匆匆赶回家里去做农活,山里地少而贫瘠,为了让我们一家过上好生活,父亲拿起锄头常常两个小时才休息一会,木质的锄柄将父亲的双手磨出厚厚的老茧,摩擦在脸上甚至能听见沙沙的声音。父亲常拉起我的小手,走在乡间小道上,来回地摩擦让我的小手生痛,却不愿意放开,我知道正是这一双手,让我能够安心地念书。去年过年回家时我主动牵起父亲的双手,父亲本能地拒绝,我加大了握手的力度,父亲才勉强同意,发现曾经那一双大手,我已经能够完全握住,只是那厚厚的老茧依旧还在,详实记录着父亲这操劳的一生,依旧能带给我满满的安全感。

  宽厚强壮的肩膀托举起我步步向前的未来。那是一张父亲带我赶集,让我坐在他的肩膀上的合影,父亲扶着我的双腿,我在父亲的肩头“摇摇欲坠”,父亲笑得很开心。父亲的肩膀也很硌人,我和弟弟却争抢父亲的肩膀,仿佛坐在父亲的肩头能够看见更远的路。山区路陡,收获种植的红薯、土豆、水稻只能靠人力运送回家,作为家里的顶梁柱父亲承担起了这个重担,120多斤的稻谷,父亲不用休息便能够走二三里路。晚上在院子里面乘凉,扒开父亲的衣裳,发现肩头早已磨破了皮,那时才发现父亲也是为了早点收完水稻,拼着一口气才把稻谷挑回家。长年累月地劳作让父亲的肩膀在雨天常常会疼,第一次给父亲按摩,虽然那磨出血的皮肤已经重新长出,但那厚厚的结痂却显得那么显眼,我知道父亲是为了让我们更好地成长,用肩膀承担起了家庭的重担。

  黝黑严肃的面庞带着淡淡的微笑是对我最大的肯定。那是一张我考取研究生时,我拉着父亲拍的一张照片,父亲黝黑严肃的面庞带着淡淡的喜悦。回想起那天,父亲去邮局取回我的录取通知书,便吩咐妈妈炒几个菜,晚上庆祝一下,自己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去找楼下大叔下象棋去了,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微笑。听爷爷讲起,父亲念书时也是个“玉面书生”,红红的脸蛋带着天然的微笑,后来工作后生活的压力让父亲不再那么爱笑了,反而多了一份严肃。记忆中父亲辅导我功课时也是“板着脸”,详细地讲解每一道题目;在庄稼地里面父亲也是自己闷着头一言不发地使劲干活;在课堂上也是表情严肃耐心教导每一位学生……这种严肃的表情配上黝黑的面庞让他在家里面“不那么受欢迎”,但那严肃面庞下面的微笑却是对我最大的肯定。
发布人:黔北雏鹰 发布时间:2022-6-23 16:59 收藏 阅读人次:865

初审:向阳 编辑:亦风 责编:李一画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