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共产党员网 先锋文汇随笔漫谈

山的那边

北京市密云区委组织部 李丽峰

共产党员网来稿 打印 投稿须知 投稿
微信扫一扫 ×
  小时候读书,读到著名诗人、教授王家新先生的《在山的那边》,诗中写,妈妈说,山的那边是海。于是作者有一天怀着隐秘地想望,爬上了那座山顶,却悲伤地发现,山的那边还是山。我的家乡有大大小小很多山,小时候我也好奇,山的那边是什么。

  时隔多年,再读小诗,有了更深沉的感悟。

  在山的那边,是皑皑白雪。作为土生土长的黄土高原姑娘,冬天除了钻进耳朵里的呼啸的北风,刺骨的寒冷,还有漫无边际的雪,银装素裹,分外妖娆。从小就念的“瑞雪兆丰年”在南方也仅仅是一句谚语而已,在我的童年里,却是踩上去吱吱呀呀的棉花糖,是隔着手套打雪仗的得力武器,是年味,是丰收。2011年踏上求学的列车,来到了没有飘雪的南方,自此纷飞大雪便成为记忆中的茫茫白。

  在山的那边,是悠悠时光。我家所在的小县城,人口不过几十万,静地乐土,仅仅是读一遍,都让人怦然心动。这里自然风景独一无二,天柱山山形俊秀,古木参天,山前碾河如带,汾水似锦。山间泉水清澈见底,风日清河柳带烟,峻崛高处出龙泉(称其天柱龙泉),银河谁识源头远,疑是山中别有天。这里人文深厚,几千年的历史酷似一轴拉不完的胶卷,实录了发生在这块土地上的悲欢离合,沧桑巨变。国家卫生县城、国家园林县城、国家湿地公园三块国家级品牌的精心打造,形成了静乐山清水秀的“生态圈”,欣欣向荣的“生产圈”,怡然自得的“生活圈”,这里的生活永远缓缓的,车马很慢,日色也慢。

  在山的那边,是逐梦的孩子。近十年,在父母身边的时间屈指可数,从前是贪玩不愿天黑回家的孩童,后来是求学只有冬夏的学生,再后来是求职谋生的职场人。疫情暴发后,响应上级的防疫要求,一个春节留京过年,又一个春节留京过年。家里老人惦记却又叮嘱,要做好防护,跟着政策走,不让回来就不要回来了。当时义无反顾选择了北漂,从此也成了父母期盼的山的那边。

  时光隧道里,我仿佛看到了小时候憧憬着山的那边的自己。在山的那边,从来都不是海,是丝丝缕缕的乡愁。也是这些奔涌而出的乡愁,伴着我翻过一座又一座山,看到了这个全新的世界。
发布人:12371网友jt8902 发布时间:2022-9-21 20:20 收藏 阅读人次:1263

初审:杨南方 编辑:李一画 责编:礼嘉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