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共产党员网 先锋文汇基层故事

基层征途之小邹成长记

安徽省池州市东至县葛公镇人民政府 付小珍

共产党员网来稿 打印 投稿须知 投稿
微信扫一扫 ×
  挥别秋光,凌冬已至。流光易逝,不知不觉间已步入基层五年有余。从初入单位的迷茫,再到如今的忠诚担当,五年的时间不长,却足够让人历练成长;五年的时间不短,却丝毫不敢懈怠。从“象牙塔”的学生时代到“走街串巷”的基层工作者,从繁华都市“仰望星空”到田间地头“脚踏实地”,在基层的这五年,小邹渐渐褪去了失落、迷茫、不知所措,增添了一些稳重,学会了心态平和。

  初来乍到的基层“小白”。初入基层,繁琐而又复杂的工作,让作为萌新的小邹似乎有点无从下手。理想与现实的差别,让她迷茫浮躁。犹然记得第一次进村入户走访,和村民及老党员在面对面沟通时,用的还是群众不熟悉的普通话,交流下来,没有一个群众听得懂。“小邹,你刚才讲的是哪样,我们听不懂”“小邹,你声音太小了,我们听不到”……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怀疑和质问,让小邹遭受极大打击,害怕和群众打交道的阴影越来越重。“你家收入主要有哪些?农业种植收成怎么样?平时有什么困难吗?”一连三个问题,群众们对这个“初出茅庐”的基层“小白”没有好印象。“石以砥焉,化钝为利”。学习是褪去青涩的最好方式。只要有机会小邹就和领导同事们、村“两委”串家入户,从他们的言语和交流中逐渐掌握到和群众打交道的方式方法。开始学着村支书的方式用“群众语言”和村民交流,从害怕跟群众交谈到壮着胆子和村民们拉家常,走访入户的时候也不再就对着问题死板问,而是先从生活琐事入手,倾听群众的困难和需求。用行动穿过偏见,用真心击破质疑,久而久之,小邹和村民们的距离正发生着微妙的变化,原来群众工作“甜”不可言。

  在慌乱中成长。与家人围桌而坐,灯火可亲,是每个人在春节最触手可得的幸福,2020年1月,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让很多人选择逆行而上,家也成为他们暂时回不去的远方。彼时在基层“打滚”三年多的小邹早已褪去青涩懵懂,面对工作也已游刃有余。“凌晨1点多睡的,不到7点醒了,8点不到又赶到了办公室,一天休息的时间可能就只有睡觉那几个小时。不过这都没什么,疫情当前,抗疫一线就是我们的战场!”身为卫健办主任的小邹眉头带着些许疲惫,话语却是轻描淡写,没有一丝埋怨,更多的是坚定和爽朗。一到办公室马上麻利地翻看昨天的报表,开始梳理今天要跟进收集的数据,手机从不敢离身片刻,时时关注每一条重要信息,她的手机已成为了最繁忙的防疫“热线”,每天要接听和拨打的电话不少于50个。这样的忙碌,几乎是疫情防控工作启动以来小邹的常态。即使已入夜,办公室依然灯火通明、人影攒动、电话响声不断。“女儿啊,在工作中一定要注意安全,千万做好防护措施。”只有在看到妈妈微信时的她,再也忍不住,趴在桌子上哭了起来。擦干眼泪后,她又忙到了凌晨两点。谈及繁重的工作任务,小邹淡淡地说道:“我是年轻干部,也是共产党员,就应该冲在最前面”!就这样,从懵懂到熟悉,无数日夜的坚持和付出,无数次的“心酸灌溉”,无数次的“现实课堂锤炼”,当初垂头丧气的“小白”在跌跌撞撞中也能独当一面。

  从“小邹”变成了“邹姐”。“纵使思忖千百度,不如亲手下地锄。”从一开始村情不了解、村民不认识到后来一个个让小邹难忘又暖心的场景:难忘走访贫困户时那发自肺腑的话语:“感谢共产党的好政策”;难忘给孤寡老人上门时,耳朵不好使的李奶奶大声说着:“谢谢你们了”;难忘与村民闲聊时,听着三五成群的村民说着:“现在的生活真是好”;难忘下村采写时,村民在地里边劳作边说着:“劳动真好,希望今年有个好收成”……五年忙碌且充实的基层工作,让小邹少了些浮躁,多了些沉着;少了些书生气,多了些泥土味。也让她懂得,基层干部是泥泞中的跋涉者,必须深刻了解群众的所期所盼,把群众真正放在心上,把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刻画在“有盐同咸,无盐同淡”的同甘共苦里、“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的赤子情怀里、“但愿苍生俱饱暖,不辞辛苦出山林”的担当奉献里,不断解民忧、纾民困、暖民心。要主动“身入”基层,“心到”基层,让裤腿常沾泥土、让心中饱含深情、让“人民至上”的岁月长河奔涌向前、川流不息;要勇于担起乡村振兴的时代重担,脚下沾泥土、心中装群众,争做乡村振兴路上的“小能手”。回忆过往,虽有辛酸困苦,却也是成长的财富,基层“小白”终于也成了别人口中的“前辈”,引领着下一批“小白”继续成长。

  萤烛末光,增辉岁月。青衿之志,履践致远。“小白”变成“大佬”需要几步?没人能给出标准答案,但基层征途五年,是零零碎碎的忙碌、跌跌撞撞的探索,更是真真切切的磨炼、源源不断的收获。小邹的故事或许不是那么轰轰烈烈,但在她的人生中,这五年,全力以赴,无悔足矣。
发布人:12371网友57q33x 发布时间:2022-11-24 10:23 收藏 阅读人次:1702

初审:向阳 编辑:礼嘉 责编:文小汇 回复